【吴邪 / 微瓶邪】你一生的故事

* 第二人称

* 本来是想写吴邪中心,结果OOC到我实在写不动......(

* 无限楼梯是我从小一直做的梦

>>>

回过神来,你仍然在爬这些楼梯。

 

恍惚中你想到了解家内房,显然这里更不寻常,没有老式的煤气灯,甚至没有任何照明设备,可你目光所及之处都覆着一层微光。方形的楼梯井十分规整,上下都望不到尽头。楼梯不宽,却与对侧相距很远,这更像是山壁上的栈道。

 

虽说可以确定这具身体是自己的,但还是停不下脚步;虽说可以确定这具身体是自己的,但又有一丝微妙的不同——你深藏的那一层浓厚疲惫消失了。梦境和幻境相似之处在...

 

摸了个OOC小段子,说不定写完(x

设定是只有彼得认为的伪三角(。)韦德因为打破第四面墙受到了迷之惩罚,给彼得留下的话(。)这个设定就很OOC惹......

假期快乐!



>>>

“有件事如果我不说也许你永远不会察觉,因为我太想珍惜这段竟然步入正轨的日子。这个世界的禁锢是你想象不出的,但对于我却像潘多拉的盒子。多数时候我都能识破诱惑陷阱的伪装,但关于蜘蛛侠,任何冒险都是值得的;不过是又一次跟世界作对,而我足够疯狂去接受全部。直到我隐约发现世界的异变,才明白这次是真的搞砸了。我没法再扭转故事进程,同时也被剥夺了解释甚至道歉的权利。


所以这最后一个...

 

【Spideypool】Empty Chair / 空椅子

      

       我坐在家里第二喜欢的椅子上,隔着矮桌死死地盯着彼得。他也回望着我,但视线焦点没有落在我身上任何一处,我想是长久的寂静让他发起了呆,或是凝滞的空气使他陷入更深的思考。

       “你正窝在我最喜欢的沙发里,不想说些什么吗?” 

       彼得仍然没有出声,也没有动弹,只眨了眨眼。...

 

If you are the shores, I am the waves begging for big moons.

 

【Spideypool】Choke / 窒息(肉渣)

这么冷淡都被屏蔽了_(:з」∠)_ 发图片试试

第三人称真的好难啊(。


 

提问箱

↑突然也想玩一下提问箱....但是过气贱虫写手还有人在意吗_(:з)∠)_......

 

【Spideypool】未命名 / 千字复健

我近汉三又回来了!(大概

依旧是我流千字短打,一次失败的复健。

我的时间都停留在四年前了(。


* 包含复联3剧透


>


      梦境不过是睡着的另一种生活,潜意识掌控一切。这本身没什么不好,你选择作恶多端或是高风亮节,在睁开眼之后得到的也只有落枕肩颈、不足睡眠、抱怨床伴,以及不得不重新正视现实的焦虑。从结果来看和醒着的生活没多大不同,重要的是后者再也没有重来的选择。

      大概是和疯帽子挤在一起太久,也可能是莫名出现的设定作祟,...

 

【Spideypool】Demolition Lovers / 旧文

_(:з」∠)_很久没上发现被屏蔽了 试了试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篇是单曲循环《Demolition Lovers》写出来的(。_。)


贱贱第一人称视角,注意避雷QwQ

死侍屠·杀漫威宇宙背景,就是改写了第二卷里贱贱杀小虫的那个场景...

有些自己的设定但是结局还是一样的,所以_(:з」∠)_.....做好心理准备((


>


    在挺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成为了个好人,是彼得给了我这种幻觉。都是因为他,这个抄袭我制服创意,抄袭我的话唠设定的纽约小飞虫。嘘嘘嘘别急着反驳,也别他妈跟我说蜘蛛侠多有...

 

【Spideypool】火箭

说了很多遍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篇,过了这么久再看还是很喜欢。唉,我就是这么恶俗。

>

我是枚等待发射的火箭,等了太久。久到脸上起了锈斑,久到零件们开始自言自语,久到开始怀疑自我:有人告诉过我,我一定会被发射出去吗?我还能被发射出去吗?而且我真的是火箭吗?一动不动地竖在这,说不定我只是个发射器?是个支架?我知道火箭长什么样吗?我到底该知道什么?我知道什么?

火箭应该会思考吗?

我知道我应该在这,在这了很久。本来我认定有些事我得去完成,现在也不确定了。

而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从脚底传来的轰鸣和震荡波把我的意识拖了回来。我眼前一片混沌,听见有人喊着,为什么在这!我也想喊回去,为什么不在这?能体谅一下等到...

 

【Spideypool】聊个天吧

其实是些吐槽。

>

相信我,蜘蛛侠的裤子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好扒。

不不不,彼得·帕克的也不好扒。

这跟他穿不穿制服没多大关系。

我是指,他的蜘蛛感应、他的蛛网喷射器、他能做到的那些事。

蜘蛛侠不一定得是彼得,但彼得能做到蜘蛛侠能做到的、该做到的一切。

这话反过来说好像有点伤感。

所以,在这种好时候,别想太多。

这种好时候——

蜘蛛侠。彼得·帕克。——好吧也许是半蜘蛛侠半彼得·帕克?——正躺在我身边。

半裸。只有制服裤子还好好套在身上。

等等我们先回归正题。

关于扒裤子这事。

讲真的,我是精神不太稳定,但不是色情狂,更不蠢。

别不信,去翻翻漫威的人物设定,看看彼得智商有几格,再...

 

关于贱虫的无逻辑吐槽。慎入。

可以不看我说的,真的,没文化单纯是个人情绪爆棚的吐槽。直接看我女神就好!我对你的爱更深沉了!(捧大脸

噢终于!终于有人把我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了!而且李菊福好好好!我这个人没文化,只能说说大直话。我估计漫画连看了一小半都没有,所以刚开始我会不由自主让贱贱带上点苦情,后来就觉得这他妈啥玩意儿(比如说bulletproof heart那篇,我放出来就是恶心自己娱乐大众)。但就像浮世说的,我不但不会去刻画变态痴汉和穷逼话唠这两个形象,而且连这类文我都不会去看(这可能意味着大多数贱虫文我都不会看,事实也是这样)。招黑我也不管就想说咱能不矫情吗,能别动不动扒裤子性骚扰调情吗,那些老梗能不用了吗?当然个人风格...

 

【Spideypool】This Is The Best Day Ever

Just一个脑洞!昨天翻自己LOF想到的,火箭那个梗要先看这篇:http://shane05.lofter.com/post/2d9da8_544a755

因为在看书不想动而且觉得情人节报社不太好就留到今天写了。真的只是脑洞,超短,没啥文笔,全是烦人的动词。

>

        有天早晨,我睁开眼支起上半身就看到韦德盘着腿坐在床尾看我。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径直穿过我看着什么东西。这很好理解吧,但我身后只有墙,以及墙上那些韦德刻下的不明所以的成组横竖杠。这些痕迹在我搬进来之前就有了,起初我以为这是他的杀人计数...

 

【Spideypool】Something before the ‘Bad Code’

这次帝都SLO6的无料。

没想到那么快就发完了...不过也是我印的太少,本来给朋友准备的都忘了留下QAQQQ

一如既往的时间线混乱不知道在写啥,圈外的朋友把我吐槽死了(跪


>


*以神盾探员为前提的特工×黑客AU设定,可以算是《Bad Code》前传


        彼得猛得拽住我——这会儿我已经抬起脚准备踹开这道门了。他在低下头的轨迹间飞快地瞪了我一眼,从包里掏出了一副小巧的开锁工具。...


 

【Spideypool】Bulletproof Heart

伪更新一下()

这是《Tremble》本里的那篇文,之前也放过一部分,现在已经改得妈都不认识了(你

总之是两条时间线,加粗的是现在,剩下的就是过去,然后最后接到开头这样_(:з」∠)_。现在看几个月前写的东西真的好渣啊...现在也没多好就是了(跪

依旧贱贱第一人称,HE,1.8w字 8)


>

Though I know how much you hate this,

Are you gonna be the one, 

who saves us from the black and hopeless feeling?

Will you meet them when...

 

【Spideypool】过渡期 /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过渡期》


感觉好久没写贱虫了,要饿死了又没粮食还是得自产自足_(:з」∠)_

摸了一篇不知道小蜘蛛真面目的贱贱安慰突然受挫的小蜘蛛的故事_(:з」∠)_,小蜘蛛有点OOC吧...依旧走题烂尾,就当除个草()


>

        要我说,我们所处的环境偷工减料地太过明显。可是大多数人都选择当瞎子,因为没人自愿去拨弄那枚关键点的螺丝,没人自愿让这些华丽又脆弱的建筑轰然倒塌,稀里哗啦地砸在自己肩上,最后落得个头破血流。好吧我得承认这不光是指物质上的...

 

【Shoot】Our Lady of Sorrows

肖视角一人称OOC慎,根肖无差,其实根本没有CP感_(:з」∠)_。烂尾狂魔文风诡异(。

就是405之后发生的事啦_(:з」∠)_,里面什么洗钱BUG啊肖带了枪怎么不用啊就别管了.....(你


其实题文无关,各种意义上来说宅总才比较像圣母(x)只是在听MCR这首歌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根肖。贴一下www,不过不推荐当BGM听啦太吵了(...)


        在故事里,致命的部分总是会被略去。...


 

【Spideypool】往日回忆 /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往日回忆》 <<<依旧超时走题烂尾狂魔

终于直接向小虫下手了!!!

BE,但是这篇意外的甜????...一人称慎,具体设定看下去就知道了_(:з」∠)_

>

        嘿。

        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正打算看这篇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听我一句劝,还是省省力气吧。不如去听首歌喝口茶顺便翻翻今天的报纸?就算是娱乐版的一小块花边新闻都会比这几页纸里的...

 

【Spideypool】When I Was A Child /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When I Was A Child》

一个字,烂

 
  >

       那会儿我刚和彼得一起搞定了一个邪恶的地下组织,呃,一个毒品交易的小团伙,在今晚之前我还以为他们只是个糟糕又扰民的硬核乐队。这不是神盾下发的任务也不是来自对立组织的委托,单纯是因为他们得罪了心情不好并且正在赶论文的彼得·帕克。


       时间回到今天稍早一点的时候,我用了...

 

Spideypool/allspidey深夜60分/It makes me ill。

就冲着你前面这段话我魔都slo一定要去拔几根腿毛回来留作纪念(x

再打你一次


黎明汽笛:

老腿年度ooc巨作(滚。段落连接不起来不是我的错。

我就是和阿近近过着 要么她被甜的满床滚我被虐的想打她 要么我俩互相虐互相揍 的激情日子。

为今天的匿名身份 制片与演员 敬一杯酒(不对。


  你总说黑暗、黑暗,却从没经历过被完全纯粹的黑暗包围时陡然冲上心头的无力感与挫败感。当你闭上眼,也只不过是把视线置于仍透出光亮的姑且算是黑暗的环境里。或者你在深夜里关上房间的灯,又一不做二不休...

 

【Spideypool】It makes me ill /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

AllSpidey深夜60分命题:《It makes me ill》

>

        我特意从中央车站进站,上了纽约地铁7号线,会途径3打头的、4打头的、5打头的、6打头的一堆我没去注意编号的大街,终点站是法拉盛。

        高峰期的地铁很挤,所有人都像是紧紧压在一起的打包煎薄饼。我盯着身前的高个儿朋克妞脖子上那块有点走了形的蝎子纹身入了迷,等到她不自然地咳了好几声才惊觉我裤子口袋里的小刀太过凸出,正无法补救地顶着...

 

© 阿近近 | Powered by LOFTER